连子辰。

立场泽受,泽是宝贝。
接受娘化之外一切设定。
aph/全职/awm/德云社/盗笔/哑舍/游戏区/音乐区/fate欢迎同好勾搭( :3 )

【康泽/棣鸿】戏里戏外 ( 3 )

电脑不在身边没法超链接,想看上两章去我空间翻💦

*本章无棣鸿戏份

——————————————————————

“我喜欢你。”



安分守己的计划永远赶不上扑朔迷离的变化。

就比如几个小时之前的梁靖康怎么会想到现在吴希泽在他面前这么说呢。



“梁靖康我喜欢你”

见他没反应,吴希泽指名道姓地再次重复,那好看的眉眼亮晶晶地注视着自己,墨眸弯弯仿佛沉着一坛桃花美酒。





...要命。

梁靖康深吸一口气,稳稳心神带起唇角的笑意。

“我也是哦,看来我们该在一起。”

他眨眨眼,语气轻佻地应了回去。

是真话啊,玩笑似的真话。


不出意外,两旁看热闹的朋友们轰然兴奋起来,知情的不知情的都凑过来起着哄。



“gay爆了,gaygay怪梁靖康”

吴希泽笑着嫌弃道,他随意地摆摆手招呼着沈月开下一轮真心话大冒险。





稀疏平常的当代兄弟情表达方式,何况;是输了大冒险,只得到和座位旁边的人声情并茂告白的简单惩罚,对哪怕是首次演戏的新人来说也没有丝毫难度。


明明是玩笑话...我却多想就此入戏。

梁靖康低头抿抿杯中的红酒,不动声色地调整着情绪。



还没有奶茶好喝呢。

涌上心头的是要命的回忆。



那段时间奶茶店的戏份多得很,梁靖康没抵住多久美食的诱惑,天天变着花样外卖奶茶,又借口着自己一个人待着太无聊理直气壮地往隔壁房间窜。


听上去确实是这么个理,于是网瘾少年吴希泽敲着键盘从lol玩到OW,追剧少年梁靖康吸着奶茶乖乖坐在床上看电视。





他不知道他心思早不在那男女主的分分合合,盯着桌前的背影心猿意马。

他也不知道他失误连连在游戏里落了个0-x的战绩见天儿狂掉分。





在嬉闹着的游戏局上走神的不是什么乖孩子。


所以上帝要惩罚梁靖康。


他低头兀自摇晃着杯子,那暗红色的醇酿泛起涟漪,模糊了倒影。


梁靖康看不清倒映出的吊灯装饰多么绚烂,也没看见吴希泽偷偷飘来的眼神和他微微泛红的耳根。






tbc.

【作西/微寺类】只有小孩子才生闷气/18h

梗来自 @伊月 链接丢评论

大概是阿寺和西门打完架的衍生

*私设多出天际,除了打架没啥一样的

*冯美作x西门彦,注意避雷!!

终于写完了(...先凑合看看,睡一觉起来改格式

论同人读者与同人作者 (转载)

排。很多时候明明是强攻强受却总有一方被写成哭包撒娇鬼,偏偏因为无脑甜人气高。...?

欢颜:

鹤见锦:



息 澈🌙:







1983:















原作者 萧昱然















































强调:以下内容仅为我个人从自身作为读者和作者两方面出发,长期以来,在阅读和写作中所得到的一些感想。并不针对任何CP和作者。
















当然,如果你能对号入座,就更好了。因为我就会选择给自己对号入座。对我来说,写这篇文章也是自我的一种反省,希望未来我能有更大的进步,警钟长鸣,以免成为我不想成为的那种人。
















但这篇文章始终仅是一种【个人观点】。所以,无论你如何自省都要清楚,该被严格对待的人是自己,而对待他人则还需宽容。
































作为作者,对我来说,写同人最大的乐趣在于“我喜欢他们”,而不是“我喜欢同人里的他们”。
















作为读者,对我来说,看同人最大的乐趣是“我喜欢原作之外的时间下和平行宇宙下的他们会发生怎样的故事”,而不是“我喜欢某个作者”。

















写文的人质量参差不齐,但在lofter这样一个靠热度来排名、靠圈子来呼朋引伴的社交范围里,读者基数要大于作者的情况下,所谓吾日三省吾身,也许读者也需要反思自身的一些问题。
















1.作为读者,我是否从阅读同人上获得了快感?
















2.这些快感究竟是基于“这篇文文笔好,剧情佳,合理地还原原作角色的性格和为人”,还是基于“只要是狗血,ABO,哨向,虐,傻白甜这一类型的文,我都非常喜欢”?
















在这里我要强调,后者提到的这些,所有都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类型和剧情模式。但区别在于,我会分辨这些梗是否适合我喜欢的CP,进而选择我感兴趣的题材进行阅读和创作,而不是为了自己爽快和读者需求而生搬硬套。
















同人不需要写成严肃文学,要将同人写成什么水平,完全取决于个人对他的定义。但无论如何,这些文章都是“同人作品”,对原有角色的还原塑造将是至关重要的。
















同人作品,该有底线。
















3.我是否能客观的评价我今天看过的同人文?
































之前我在《你不写,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知识储备有多贫乏;你不读,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思维模式有多退化。》(该链接可戳)这段感想里就说过:
















“速食虽好,但记得斟酌营养包和食用数量。
















别让一些倒退的文字成为你思想前进的束缚。
















你值得更好的书和作者。”
















作为读者,我能理解阅读速食文学的快感。那种剧情飞速发展,文笔轻快简单,伏笔深入浅出的文章总是更能吸引我去阅读。但显而易见,这种文章通常出现在原创网络文学中,同人少之又少。究其原因,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原创没有给作者有关角色设定的限制,而同人是一定有限制的。
















现在同人作者往往喜欢借用大量流行设定,诸如ABO,哨向,论坛体,知乎体,聊天体等,我想说这些是完全没问题的。但问题在于,你写的CP与你的设定是否嵌套?这就像一个瓶盖对一种类型的饮料瓶。你拿脉动的大盖子塞在旺仔易拉罐上,颠来倒去,原作的质量和人物的闪光点,就会因为缝隙而全部流失了。
































举两个例子:
















1.请各位想象一下自己喜欢的国外作品中的衍生CP(假设这里是有四个西方人的欧美同人文,在这里用A/B/C/D表示),再将他们代入如下一种背景设定:
















在古代,A和B恋爱了,B八抬大轿娶A回家。他们住在北京。有一天,A和B在家闲来无事,于是叫来C和D打麻将。只听ABCD四人的笑声在偌大的四合院里回荡:
















“卧槽!糊了!”“妈啊!居然是同花顺!给钱给钱!”
















2.请各位想象一下自己喜欢的攻(假设这里是痞气型)受(假设这里是坚韧型),再将他们代入如下一种背景设定:
















受哭得梨花带雨,几乎要昏过去,泣不成声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你是不是嫌我生不了孩子才同意你母亲的话去找个女人!”
















攻将受搂在怀里,温柔安慰道:“我也没办法,我还是爱你的。”
































以上两种类型举例,均是我曾在我的各种墙头里见过的真事真文。这就是现在同人作品中最大的问题所在:
















1.文章背景设定与角色严重不符。
















2.文章人物性格与原作严重不符。
































针对上述问题,许多老师都提出过自己的想法。在这里我简要概括一下:
















该练练,该写写,找不到感觉就回去看原作,看完原作还找不到感觉,就过段时间再写。
















强迫自己硬生生写出来的东西,都是不堪入目的。
































我一直希望各位读者引以为戒,因为你们的鼓励,有时候是一个作者进步的动力。但这之中是有利弊权衡的:
















对于谦逊的作者,读者表达的鼓励和喜爱,会令他不断学习,自己敦促自己丰富知识,写出更加优秀的文章,而读者提出的建议和意见,是他会虚心处理或采纳,进而取长补短的进补方式之一。
















但对于以写文来博得众人关注的作者来说,他的目的性会随着读者的夸赞而愈发不纯正,高曝光率、高文章热度和别人的吹捧才是他最想看到的。他会随着读者的喜好去更改自己的文章题材,一味阅读那些高度夸耀的评论内容,而那些针对文章暴露出的弊病提出想法的读者,就会立刻被冷处理掉。
































我不好批判作者什么,但我一定要说,第二种歪风邪气,作者和读者都需要负起责任
















我的一位老师曾经和我说起过SY与LOFTER这两个网站。很多人都知道,SY是许多欧美圈太太的培养源地,当他们转移到LOFTER来写文时,依旧将那种高质量、高写作水平、高逻辑能力的技能带了过来,并继续进行创作。之前我一直不太能理解,为什么许多欧美CP的文章质量普遍高于别的tag下的榜单,即使他们热度并不如后者,也依旧因为优秀而受人追捧。
















我的这位老师是这么和我解释的(我在此重新转述一下):
















SY是一个论坛性质的网站,你写的文章都会以帖子的形式出现在分类板块中。当你发帖后,很快你的文章就会被埋没在众多帖子之中。这之后你需要经历两道坎:
















1.当你勤更新后,读者们才有机会发现你,进而去阅读你的文章,给你评论。
















2.当你收到评论后,你的文章就会被分为两类:第一类,写得不错,有可读性,读者会给予评价,这篇文章便会经常出现在首页,久而久之,好文就会为大家所知了。第二类,写得不怎么样,读者一会选择不再评论,放弃这篇文;二会选择写出自己的评论,哪里不好就是不好,作者也会清楚认识到自己的问题,进而有机会改正,放弃掉现有的错误,而不是固化它。至于那些不肯改正的人,那就永远沉在最底下,无人问津了。
















毫无热度和点击率相争,也没有所谓的抱团互相推荐现象。
















如果说SY的文章是读者用中肯的评论、作者用不断进步的文笔层层垒起的摩天大楼,那么它如此坚固和赏心悦目,也是可想而知的事实了。
















到了LOFTER,我们出现了热度选项。文章好不好,读者入了坑先看什么文,基本都是由榜单的热度顺序,由高到低排列的。但这些高热度文章,真的就是好文章吗?
















绝不全是。
















买热度是一条路,抱团互相推荐又是一条路。有时候刷刷榜单的确令人发笑:究竟是作者把读者当给块糖就能吃饱的傻子,还是读者把作者当成了对CP过度妄想的工具?
















诚然,追求热度对于大部分作者来说,是很普遍的事情。我个人在写过一篇文章后,也希望得到高热度和对文章的高关注率。对我们来说,这是一种促使我们进步、继续动笔的动力,是读者对我们的肯定,我们需要这些。但从另一方面来说,热度对我们而言,永远不会是博取他人眼球的方式,更不会是满足自身虚荣心的工具。
















我要的是读者对文章的肯定,而不是对我这个人的追捧。
































我认识很多作者,文笔一流,故事剧情有趣。他们能花费大量时间去构思他们的行文,像藏宝一样给各个关卡设置伏笔,但有时候他们难逃一种评价——无趣
















各位读者扪心自问,我自己也扪心自问,作为读者,到底是这样的作者无趣,还是我这个人的欣赏水平低下认为他无趣了?
















我曾经写过一篇同人文,科幻,未完结。我本想借这篇同人文,来阐述我个人对于“未来科技高速发展情况下,人类与高度智能机械之间的社会关系将何去何从”的想法。为此我写了一万字大纲,五万字存稿,而慢慢发文的过程中,给我点赞推荐的人越来越少,评论越来越少,直到我决定断更的一年后,有读者私信我:太太,为什么不更新《XXX》了?
















我说:因为没人看,我想再处理一下其中的问题。
















读者表示理解。最后,他又给我发了一条私信,令我至今印象深刻。
















他说:太太,其实文章挺好看的,就是太深奥了,看起来很长很刻板,内容也挺纠结的,我本来想养肥了再看的。
































这位读者并没有说错,我也不觉得他有何不对。究其原因,是环境所趋
















现在,人们都很难静下心看一本纸质经典文学名著了,更何况是强求他们安静下来,阅读一篇网络上用心构造的同人作品呢?
















这真的是很难做到的事情。
















但日本漫画尚存在“由于读者太少而被迫腰斩”的情况。再论许多同人作者在灰心丧气之后,亲手停更自己的文章,这种心痛程度,着实难以承受,更何况你们要他们眼睁睁看着不如自己的人获得比自己更高的评价,那无疑是剜心的。
















我不愿这样用心的作者再受到这样的遭遇,所以我呼吁各位:提高自己的水平,别拉低了自己的审美。
















也有人说,看同人就是为了乐趣,我写傻白甜我很快乐,我狗血我也快乐,没毛病。
















我也觉得这没毛病。但同样的傻白甜、狗血题材内容,有人能写得荡气回肠颠沛流离,有人能写得评论里全是清一色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并且在阅读之后,给读者什么营养都没留下。
















无疑是浪费别人的时间
















“浪费自己的时间,就是慢性自杀。”——请问各位读者,你们愿意花多少时间,去浪费在这样毫无意义的阅读上呢?
















这也是为什么我在之前的那篇感想中提到,希望我的粉丝们能分出大部头的时间去阅读名著,去旅游,去看一场好电影,去欣赏画展和音乐剧,而不是非得时时刻刻守着我的主页,等我更新某篇同人。
















我的文章是枕边读物,睡觉之前看完,如果你觉得好,评论和点赞推荐就行,然后关灯,睡觉,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你有大把时间去充实自己,那个值得更美好生活的你。
















你该热爱的是好的文字,而不是我这个写文章的人。
















































我希望各位,选择那些有写文能力、并且不断进步、虚心取长补短的老师,而不是所谓热门抢手的“太太”。
















我也相信各位读者不是傻子,作者是否在敷衍你,作者是否在毁掉一个不属于他的同人角色,你们是一定能看出来的。
















还有,别再说作者人品与写文能力无关了。请你们相信,一个人有什么样的性格,他就会写出什么样的作品。这是绝对紧密相关的。如果你不信,就去看书,正经意义上的书,而不是现在千篇一律网络文学。
















还是那句话:
















你不写,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知识储备有多贫乏;
你不读,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思维模式有多退化。
















































我不会说读者低龄化,不会说圈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我只能说:是无脑浇灌的狂热助长了凌乱的蒿草,淹死了那些本该长成橡树的苗儿。
















































综上:
















希望大家作为读者,擦亮眼睛,不要再捧那些体验感极差的同人作者了,哪怕你觉得他写得再好,也请不要忘了,这是同人,你爱的是角色和他们的衍生故事,而不是某个太太。
















以偏概全,人云亦云的做法是永远要不得的。
















也希望大家作为作者,告诫自己,不要因为评论的夸赞就飘飘然。时刻谨记自己仍有不足之处——人无完人。勿忘初心。
















停在原地不进步,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甚至是倒退,都是践踏尊严的、耻辱的行为。
































































再次引用我在之前那篇感想里的结语:
















我们活在当下,网络不该是张束缚文字的丝网,而是层层向外不断发散、不断扩展、不断进步的阶梯。
































































感谢你读到这里。
















该文章可在LOFTER范围内随意转载,但严禁改变其中内容。



























【康泽/棣鸿】戏里戏外 (2)

*勿上升*ooc预警
*人设来自各个采访
碎碎念。
翻了半个区的便利店好不容易在地铁站找到柠檬来的,被希泽代言的口味难喝到昏古去(´°̥̥̥̥̥̥̥̥ω°̥̥̥̥̥̥̥̥`)
今天也是在靠爱发电

第一章(1)

——————————————————————

以下是特约八卦记者沈月发来的报道。

“干sa唷...问我们俩是怎么在一起的?这不都问过好多遍了,不就是我和他表白,这小子都不带理我的,闹了好多天又莫名其妙过来给我表白,然后就在一起了呗。”

王鹤棣躺在陈官鸿腿上翘着二郎腿,装着个不耐烦的样子却掩盖不住说起这事儿时的得意。

刚追到官鸿那会儿,王鹤棣恨不得昭示天下。朋友圈啊空间啊四处传播,朝夕相处的剧组最深受其害,个个吐槽是见到了真的道明家小少爷。

当然这俩人谈恋爱的思路也是不太正常。

按王鹤棣的说法,官鸿长得很顺眼。就算他自己也说不清自己的顺眼标准是啥,反正他承认第一次饭局就被缩在角落的冷面帅哥cue到了。

作为20岁不到的新时代好少年,王鹤棣倒是用了没多久就接受了自己喜欢上一个男的这件事,然后又惊喜的发现自己的暗恋对象倒也不是自己想的那般高冷。虽说依旧是个拍完戏就回宾馆宅着的无聊性子,但幼稚起来和三岁小孩没啥差别,两人在一起倒嘻嘻哈哈格外合拍。

光暗恋肯定不是王鹤棣的风格,他好不容易找到个超过一米八,摩羯座,大三岁,三连满足自己要求的心上人,哪还关心什么性别不性别,万一哪天就被哪个小姑娘拐走了。

于是赶着不用拍戏的休息天,原本打算美美睡个懒觉的陈官鸿一大清晨就被王鹤棣接二连三的门铃声给吵醒了,然后就是扑头盖脸一通表白。

...紧接着王鹤棣就被关门外了。

地利人和天不时,官鸿的起床气正上来啥也不想听。

“什么...喜欢我?”

“噢Zzzzz”

睡到中午的官鸿才细细回想起上午发生了什么。

其实那会儿他也挺喜欢王鹤棣的,但是打冷战真的很酷,陈官鸿诚恳表示。王鹤棣被他足足晾了四天,自个儿都委委屈屈觉着这段感情还没开始就失败了,偏偏第五天收到了一束花夹着张小卡片。

“收了花你就算我女朋友啦。 ——官鸿”

这可把棣棣乐得不轻,又赶上拍道明寺和花泽类床戏那会儿,众人只觉得要被闪瞎了。


“不是,你就没别的料能爆了吗”

沈月强忍给这满脸得瑟的臭小子一拳的冲动听完了这段听过无数遍的臭屁恋爱史,亮个星星眼试图挖个究竟。

王鹤棣吐吐舌头冲人做个鬼脸。

“略略略,不告诉你!”

“月月今天怎么这么关心我们,不对劲儿啊”

官鸿托腮,笑盈盈反问着小姑娘。

“这个嘛——也不告诉你们,我去找厉嘉琪玩啦”

沈月倒是口风也紧,丝毫不透露自己干什么来的,打了个招呼就跑去找厉嘉琪了。


话题回到最初...都说了是特约记者,那当然是有人拜托在先。


女孩子的心思一向更为缜密。

沈月和厉嘉琪两人在观察居心不正的梁靖康同学数天之后,轻易得出了这家伙暗恋吴希泽的结论。

“什么...我喜欢的这么明显吗??”

康康不相信,康康明明就是暗恋。

不过既然暴露了,梁靖康也不遮掩,瞬间装起小可怜拜托俩姑娘帮自己当僚机。本着是自己好兄弟,沈月也爽气,痛快的答应帮他这个忙。

然后这位失败的记者一跑到厉嘉琪房间两人就语音连线上了梁靖康。

“我说你啊,都说了问那俩人没用还非要我问,你问王鹤棣能问出什么好法子来”

“靠,他还真的打直球啊,我还以为和同性他总会换个什么方式嘛...”屏幕对面的梁靖康叽叽咕咕,透露着几分焦躁,“月月好妹妹——再帮我支支招嘛”媚献的语气飘过来,习惯了和他互怼的沈月嫌弃地打了个寒噤,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男人谈起恋爱都是大猪蹄子。

被挂电话的梁靖康躺在床上,无所事事的翻着微信,盯了半天自个儿的微信置顶愣是啥都没发。


怎么追吴大刀呢...真让康头大。



tbc.

60赞下一章。

大概明天开作西车。

喜欢欢迎关注红心评论💤

【康泽/棣鸿】戏里戏外 (1)

说好滴连载。
还没想好写多长,随缘吧(咳
老套的双向暗恋,写不出蒸煮万分之一的好
*勿上升*oocoocooc

———————————————————————

19岁。

少年人的岁月总是美好的。

正如拍完一天戏后的王鹤棣还能拽上吴希泽,在夕阳的最后一抹余韵中球场大战三百回合。

正如每天工作之前他总要幼稚兮兮的拉上沈月来个独特的打招呼方式。

正如...。正如他敢在毫不知晓对方心意的情况下大胆和官鸿示爱。虽说中间有着些许波折,但依旧是个抱得美人归的大团圆结局。


以上是来自某24岁不愿透露姓名的宅星人感叹。

每天吃完剧里的狗粮不算,还连带着这对咋咋呼呼买两瓶可乐都能一起发个朋友圈的笨蛋夫夫送来额外福利。



梁靖康嫌弃的撇撇嘴,挪挪地儿远离这对自带闪光的狗男男,自顾自刷起了手机。


要问他现在什么心情,大概...有那么一点点羡慕吧。


正和小优演对手戏的吴希泽声音传来,带着属于西门彦的那份悲哀,显然是入戏很深。


梁靖康盯着手机走了神。凭着这么多天的亲密合作外加上那点带着鬼胎的心思,他不用抬头便能想象出那人此时的模样,衬衣一丝不苟的扣上最后一颗纽扣,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衬着帅气的侧脸演绎着同剧外截然不同的人生。

是戏啊...现实中会不会有呢,那么勇敢的女孩和他表白。梁靖康恍然,思绪不自觉围绕着他飘扬开来,连导演喊的卡都一并给忽视了。



“今天就先收工吧,大家辛苦了。”

拍完戏的吴希泽和众人打了个招呼倒也不急着离去,他揉揉泛酸的肩膀,将目光悄悄投向一旁随意坐在石阶上长手长脚的身影。

梁靖康拿着手机,目光左右乱飘着,不知胡思乱想着什么。片片缕缕的阳光打在他顺顺的短发上,远远看过去和一个满腹心事的大学少年毫无差别,却分明带着一股不可比拟的朝气。

明明还比自己大两岁呢...。

吴希泽不禁承认,自己又一次被这道耀眼的光芒吸引到了。

不可思议,一定是最近鹤棣的狗粮吃多了。

直了22年的吴希泽自嘲地摇摇头,将自己变了味的想法抛之脑后,上前打算逗逗自个儿眼中的好兄弟梁靖康。


“想什么呢,手机都暗了还看”

那双骨节分明的手在自己眼前晃了晃,梁靖康眨眨眼对上了旁边含笑的双眸。

“当然想你呀。”

满含调侃的语调让情真意切的话语变成小小的玩笑,梁靖康起身笑嘻嘻地招呼着吴希泽回宾馆休息,将自己的小小情绪悄悄打包藏回心底。



我哪敢这么勇敢呢,迈出这一步可能连兄弟都做不成啊。



tbc.

日常。
文笔超差谢谢大家的喜欢...!!
会继续努力的!!(๑•̀ㅁ•́ฅ)

60赞下一章。
50fo开作西车。

溜去补作业啦。...

【康泽】念

来自快本的观后感(。)
希泽那天的打扮太好看了腰细的不行...!!土拨鼠尖叫。
我摸不到就让康康替我摸(x咳
*oocoocooc*勿上升真人

——————————————————————

吴希泽的腰很好看。

梁靖康每次都这么感慨。

哪种好看呢。

绝非是女子般的柔若无骨,也不带着多少赘肉。

有的便是长期健身塑出的漂亮线条,惹得梁靖康在采访时说喜欢肉肉的之后总一阵心虚,天知道有人的腰为什么能细得这么好看。



可偏偏能看到某位酷哥腰线的机会真不多,像现在这样缩着衣服穿着紧身西裤,配上他嘴角一贯挂着温柔的笑,满脑子黄色废料的梁靖康连推销自己非洲牙刷的心情都没有了。


但录制还在继续,佛系少年梁靖康安慰自己不急于这一时。


一同录制的星座爱搞杀说,天秤座是很记仇的星座。

恋爱大师西门彦说,欲擒故纵是西门恋爱法则上百试不爽的招式。西门的好兄弟美作...的扮演者决定来验证一下这句话。



于是梁靖康抵挡住来自吴希泽带着卖萌的邀请加入海涛队。

于是康康撩妹撩的很认真让所有的姑娘最终转身。


梁靖康皮到节目将近尾声合唱环节,边唱边偷偷观察着吴希泽的表情。

吴希泽唱起歌来很专注,一丝一毫的私人情绪都不带在脸上。还没等梁靖康读出些什么来,一同上台的王鹤棣把无处安放的手自然而然地搭了上去。

......

靠。






在心里打着小九九的梁靖康刚进后台就被吴希泽拉住了手腕,一声不吭往更衣室拽。




哟,看来是得逞了。

被压到更衣室墙壁上的康康如是想。


更衣室的灯没有开,自恃力气没吴希泽大的梁靖康索性没有反抗,乖乖巧巧的等着人下一步动作。


乖巧的喵咪发了威,温柔的人吃了醋。

然后柔软的唇瓣便贴了上来,带着宣示主权般的霸道侵入口腔。

难得的主动。

吴希泽的吻技很好,也并非害羞,说白了...可能也就是性格中夹带着的懒,一向由着梁靖康引着节奏。


可猫凶起来还是猫嘛。

梁靖康内心窃喜,由着他的动作圈着人,指尖沿着吴希泽脊背向下,隔着宽松的衣料轻掐他腰际,理直气壮的吃着豆腐。


扬着头的姿势毕竟不太舒服,梁靖康的身高优势又一次发挥了作用,在唇齿间战争中取得了胜利。



一个吻有时候足以勾起情欲。

梁靖康的舌尖描摹过贝齿,裹挟着吴希泽的舌头一同交缠,不安分的手也悄悄搭上了他扣的整整齐齐的衣扣。



曾经有这么个故事说。

小狗给小猫吃了两颗糖,小猫吃完屁股痛。

可惜现在不是吃糖的小猫,是吃了醋的凶猫。


梁靖康的手刚触上那好看的锁骨便被一把拍开,没等他再黏上去就被人拉开了距离,吴希泽慢条斯理地系上衣扣只留给恋人一个背影。

“下次就该把你关外面和小姑娘过去”



酸酸的话语跑到梁靖康脑中便自动转化成了甜味儿,他不急着追上恋人,只是笑嘻嘻的舔舔嘴唇想象着那人带着恼意的双眸。



剩下的事情嘛,回家再继续也不迟。


end.




嘘。这篇要是破60赞就开连载。...

今日摸鱼。

瞎几把立个明天更新康泽的flag(...

*图禁二改二传抱图留言

本西米已死亡。

然后求求你们品一品我们俩位蒸煮!!!!

我先晕倒为敬。太甜了吧啊啊啊啊啊啊
康泽还能再站一万年!!!!

【康泽/微棣鸿】醋

真人太好吃了大着胆子自割腿肉
他们四个真好呜呜呜

主康泽,副棣鸿

*勿上升真人*ooc预警

——————————————————————

难得的空闲。

随着流星花园的热播,f4的采访和杂志拍摄工作渐渐增多,虽说能借着工作时间谈恋爱,但总比不上在家自在。好不容易有个休息日,标准死宅梁靖康早做好了在床上瘫一天的准备。

一切都看起来很美好的周末

...如果不是吴希泽又和王鹤棣出去打球了的话。

梁靖康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抱着个粉丝送的抱枕滚来滚去,连一旁正播的火热的韩剧也懒得顾忌。

靠,这个时候这个点躺在自己怀里的明明应该是吴大刀啊。

抱着毫无生机的抱枕,梁靖康第一百八十次诅咒了某霸道的十九岁少年。

“阿嚏”

球场上的王鹤棣手一抖,篮球擦着球框边缘落下,被一旁的吴希泽稳稳接住。他单手托着球随手甩给王鹤棣一瓶脉动。

“累了...?歇会儿吧,反正这场子也没有别人。”

“行,等等再陪我斗牛啊。”

王鹤棣接了水随意往边上石阶一坐拿出手机,愣是被梁靖康发来的几十条信息搞懵了。

—王鹤棣你怎么又找希泽出去打球!

—棣棣啊你懂不懂享受周末

—你才十九岁要注意休息知道吗

—你不怕官鸿吃醋吗

...

—你再不回我官鸿该守寡了...!!

...靠,什么人啊。

—滚,不会的

王鹤棣挑挑眉,简短的回复完顺手屏蔽了该联系人。

那边的梁靖康好不容易等到回音,对方回过来的四个字却只和官鸿搭了边儿,那关键问题半个字都懒得给他。回忆起平常对小狼崽子王鹤棣百依百顺的陈官鸿,梁靖康翻了个白眼放弃了找另一位死宅一起吃醋的念头。

锲而不舍的梁靖康同学轰炸棣棣失败后决定骚扰正主。

然后王鹤棣就被吴希泽接连不断的特关声音吓的球掉地上了。

—希泽希泽别打球了

—希泽我想吃烤玉米

—希泽我想喝奶茶

—吴希泽!!

...

梁靖康抱着手机专心打字,誓有不收到回复不停手的架势。

被他炸得受不了,吴希泽索性一个电话拨过去

“靖康?”

电话那头的声音软软的,刚运动完没调整过来的呼吸上下起伏着,梁靖康简直能想象出他现在的模样。

汗珠随着脖颈趟过漂亮的锁骨,今儿不知道哪根被宠幸的发带也一定被汗水趟湿,安静的环在那人顺顺的棕发下。

...什么嘛,我活的不如发带。

本着吃醋到底的梁靖康一不做二不休,亮着一嗓奶音冲着人哼哼唧唧。

“希泽你都出去一天了,你忍心把你可怜的男朋友一个人扔在家和别人快活嘛——”

“我哪里...”

委屈巴拉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吴希泽每次还真受不了这一套,索性无奈笑笑懒得跟他争。

“希泽你快回来...我不想叫外卖——也不想烧菜”

见他不回应,电话那头得寸进尺起来。

比起另外三人,习惯自己动手的吴希泽显然有着更好的厨艺,也养出了一只更爱找理由偷懒的兔靖康。

“你就该饿死。”

吴希泽笑着回骂了一句也不多耽搁,和王鹤棣打了个招呼便打车回了家。

两个大男人住的公寓总归是异常简洁,就比如吴希泽没能在沙发上找到熟悉的身影,就一定能拐进卧室找到睡的四仰八叉的梁靖康。

不忍打扰熟睡中的恋人,刚运动完的吴希泽随意冲了个澡,换上轻便的浴袍打算煮两碗面。

许是烧开水的声音盖过了脚步声,专注厨房的人丝毫没听到刻意放轻的脚步。

“希泽。”

仗着身高优势,梁靖康溜进自家厨房悄悄环上人的腰,顺理成章的将头放他肩上。

刚睡醒的声音比起平常要底上几分,带着迷迷糊糊的慵懒,大概是牵出去能迷倒一片粉丝。

但对吴希泽似乎没什么用。

...什么嘛,我活的不如面。

梁靖康不服气,梁靖康决定证明寄几。

细碎的吻落在吴希泽肩头,梁靖康的唇划过脖颈舔吻上耳垂,不由分说的关了灶头一手将他环到面前贴上人唇。

一吻闭。

“你看,你都陪王鹤棣打一下午球了,晚上是不是要陪陪我鸭。”





然后王鹤棣这周约球都被梁靖康单方面回绝了,只能待在家陪官鸿打桌游。...